藺常念
行政總裁
智易東方證券有限公司
白馬非馬  
藺常念
分享:

『白馬非馬』是戰國時代邏輯大師公孫龍的故事。話說當時趙國一個城市禁止人民帶馬出城,公孫龍帶着白馬出城,被士兵阻止,說馬不可以出城。公孫龍回答,馬只有一個特徵,就是其形態是馬。但白馬有兩個特徵,一個是指其形態,另一個是指其顏色。白馬是白色的馬,但馬只是馬,並不是絕對一樣,因此白馬不等於馬。守城門士兵沒有公孫龍的口材,被公孫龍口材擊倒,放白馬出城。其實這成語今時今日,代表強詞奪理的語言偽術,瞞天過海的造法。

 

金融市場最近都發生不少『白馬非馬』的事件。中國最大商業地產商萬達商業於2014年12月23日,在香港上市。在招股路演時,主席王健林一再強調,萬達不是地產發展商,而是一個像美國迪士尼的娛樂綜合企業。不錯萬達是中國最大商業地產發展商,但萬達的經營模式並不是地產商而已。而是一個以市民娛樂為核心的綜合企業,市民常來萬達商場看電影,同時帶動其他的消費,經營範圍,遠遠超過簡單的地產發展商。萬達還會收集大眾市民消費的大數據,來推動其他業務。為什麼主席王健林要強調中國最大商業地產發展商不是地產企業,而是娛樂事業?最主要是內房股市盈率都在十倍以下,股價對資產淨值都有30%折讓,尤其是最近幾間內房股被地方政府禁止售樓,股價表現更加不濟。似乎市場沒有太認真分析王健林的解釋,股價跌破招股價。

 

另外一個故事發生在中國光纖身上。中國光纖主要業務是生產光纖連接器,在2011年12月31日以$1.20 上市,股價最高在2014年8月升至$2.99,但近日已經回落至$1.83。主席表示工業股被市場大幅低估,市盈率不足10倍,中國光纖市盈率只有5.4倍,市值只有32億元。反而一些科網企業例如騰訊及阿里巴巴等市盈率都有50倍以上的市盈率,對中國光纖很不公平。因此集團決定和中國電信簽合約,替中國電信建立互聯網,再替中國電信經營互聯網,中國光纖對成為互聯網經營者,如果成功連接5百萬個用戶,以每個用戶兩萬元的估值計數,中國光纖市值應由現在的32億元升至1千億元。很明顯中國光纖把互聯網連接用戶,用面部Facebook,或Whatsapp的估值來計算。至於市場有沒有接受趙主席的解釋,到現在仍然未反映到。

 

今年最著名的『白馬非馬』的故事發生在香港首富李超人的旗艦長和系。1月9日收市後,長和系宣佈長江及和黃將合併,合併後的公司叫長和,保留1號上市地位。長和將以企紹形式分折地產上市,所有非地產業務將保留在長和。管理層強調整合及分拆有助釋放控股公司的折讓,及令到企業架構更加清晰。1月12 日長和復牌,長江升14%,和黃升12%,符合釋放控股公司折讓的預期。除了釋於控股公司折讓外,管理層再三強調,並不是看淡香港前途,更絕不是從香港撤資。但過去幾年長和系一直在香港分拆業務:電能分拆香港電證業務;分拆港口業務以信託套現;出售零售業務給新加坡主權基金等等,都是把香港業務出售,套現後再投資外國。同期長和系並沒有在中國及香港投入任何項目,自2012年新特首上任後,除了上月在深水埔一塊細小地皮外,沒有投任何地皮。相反同期長和系不停在歐洲及澳洲不停買入公司企業,例如供電,供氣,等等業務。雖然管理層強調長和系沒有從香港撤資,但事實是長和系過去幾年都在出售香港的業務,套現後投資在海外,事實勝於雄辯。

 

歸根結底,『白馬非馬』這成語並不單單代表強詞奪理的語言偽術,瞞天過海的造法。實質上是一個道德和真理的失守,用歪理來隱藏真正的企圖。當金融界不能穩守真理和道德標準時,基本上所有監管對上市企業是中門大開,任由上市公司如取如攜。監管機構不把關,防止上市公司做不利少股東的事,又打壓言論自由,小投資者只可以自求多福。

相關股票
建議沒有資料
目標價沒有資料
有效期至沒有資料
是否持有?
1日 (15分鐘)
建議沒有資料
目標價沒有資料
有效期至沒有資料
是否持有?
1日 (15分鐘)
本網站的任何意見,估計或預測實屬分析師個人立場,並不代表 Aimpact Limited 意見,估計或預測。Aimpact Limited 不按其參考認可或贊同此等信息,結論或建議。

本網站的內容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特定投資目標,財務狀況以及個別投資者需要。投資者應當對產品的特點,自身的投資目標,可承受的風險程度,適當的投資專業意見等作出審慎的判斷後進行投資。Aimpact Limited 及其資訊供應商盡力確保資料的準確性和可靠性, 但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。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,本公司概不負責。

資料延遲最少15分鐘。 股票報價資料由天滙財經提供 (免責聲明)